冷灰
24号
启体

第461章 第三百零五至零八章 斩妖圣钟声万响(四合一 求月票)(2 / 2)

作者:白驹易逝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时间测试1631841957

如此一来。

有些事情,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

东方诏负手,眼神有几分回忆:“我跟陛下相识于百年前,如今再回首过往,仿佛一切就像是在昨天一样。

你不要看百年来,大秦国力日渐衰减,实则若非有陛下坐镇,大秦能否撑得过这百年都很难说。”

古玄机的名声。

在大秦百姓的口中,都是褒贬不一。

有人称之为明君,也有人说是暴君。

特别是对方在位以来,对于任何触犯大秦律法者,都是以最残暴的手段对待。

对此。

自然是引起了不少问题。

不过。

在东方诏看来,正因为有那等残暴手段,才能稳住大秦的局面。

否则大秦境内,会被妖邪渗透的更加严重。

“听闻陛下曾经针对镇魔司?”

沈长青反问了一句。

闻言。

东方诏微微摇头:“不同的立场自然考虑的事情也不同,换做是你在那个位置的话,也许做法也是一样。

但不管如此,陛下都是心系大秦的。”

若不心系大秦。

那位秦皇也不会用最后的时间,来为大秦开路。

如今妖圣被斩,妖邪一方实力大损。

再加上如今大秦有强者坐镇,不说是固若金汤,也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

他不由侧头看了下身旁的人。

自对方入镇魔司至今,算了算时间,好像也就四年左右的时间而已。

四年时间。

成长到如今境地。

说是天赋,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上古的传承,只怕也未必能让对方短时间内,走到如此地步。

因此,其身上肯定是有更大的机缘。

但是。

东方诏也没有询问太多。

以前的时候,他不会去问那么多,现在更加不会。

随后。

两人就是沉默了下来。

沈长青内心有些感慨。

古玄机的陨落,虽然是已经注定的,可当真到了这一步,内心还是不能完全平静。

说起来。

他跟那位秦皇接触的不多。

但是——

想到自己曾经给出的承诺,沈长青暗自摇头。

既然做出了承诺。

那就遵守便是。

以他的实力,护住一个大秦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新任秦皇不要脑子转不过弯来,想要对付自己的话,那么自己护得大秦安稳,亦不过是举手之劳。

若是新任秦皇非要对付自己。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虽然对古玄机有所承诺,沈长青也不可能真就热脸贴冷屁股,任劳任怨的为大秦效力。

不过。

他想想,觉得那位即将登基的秦皇,也没有对付自己的必要。

若是实力对等的话,问题还会有一些。

可当一方实力完全凌驾于另一方的话,那便是完全不同了。

城墙上。

沈长青看着下方的众人,心神却是沉寂了下去。

姓名:沈长青

势力:大秦镇魔司

身份:大秦镇守使

境界:不朽金身

肉身:神霄金身(十阶)

法门:诛邪寂灭指(二重)、暮苍梧(一重)、天地一刀斩(一重)

武学:

杀戮:18161

神通:76

前面斩杀妖圣,得以让自身突破以后,他都没有来得及认真看自己的面板。

直到现在。

所有的事情,都是处理的差不多,方有这个空闲功夫。

跟以往的时候相比。

如今的面板又有了不少变化。

首先。

就是神魂的界面消失不见了,只保留了肉身界面。

然后存在于武学一栏的神通,全部归类到了新出的法门里面。

同时,武学一栏被彻底清空。

除此外。

就是杀戮值正式突破了五位数的大关,到了一万八千多的地步。

两头大妖,给了五千多点的杀戮值左右。

而鬼圣的话,则是提供了一万二千多,差不多一万三杀戮值。

不过。

真正让沈长青在意的,是已经完全不同的境界。

不朽金身!

何谓不朽金身,他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对于自身的变化,也只是停留在了,肉身跟神魂相融的阶段而已。

至于后面的路要怎么说。

说实话。

沈长青如今还是一头雾水。

“不朽金身,就是大宗师以后的境界了,这算是我第一次没有用面板,把境界给提升上去了吧!”

可以说。

鬼圣给到的杀戮值以及精神力量,是真的够强大。

按照神魂百寸,才能晋升不朽金身的话。

只是斩杀大妖。

就算是把那剩下的几头大妖全部杀掉,都未必能突破成功。

如今。

神魂已经是从面板消失不见。

但是。

沈长青也能知道。

神魂现在跟肉身相融,两者不再有任何区分。

换句话来讲,他现在跟妖魔没有什么区别,肉身中的每一块血肉,每一滴血,都沾染有神魂的力量。

哪怕是肉身被敌人毁灭。

只要有一块血肉残存,都有再度复活的机会。

前提是。

神魂不要被灭掉。

如果肉身破碎的时候,神魂也被全部毁灭的话,那就没有重生的可能了。

另外。

沈长青也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

突破到不朽金身境的他,竟然没有办法施展出领域。

要知道。

大宗师绝巅的自己,就能抗衡顶尖大妖,突破不朽金身境后,更能轻松的镇杀大妖,实力屹然算是站在了妖圣层面。

可就算如此。

自身也没有办法施展领域。

一直以来。

沈长青都以为自己走的路,其实是跟妖魔一样的。

可如今看来,在突破不朽金身境以后,又是有了一点差别。

但不管如何。

他的实力是的的确确增强了许多。

神魂突破。

融入肉身。

两股力量交融,使得肉身气血进一步得到蜕变,尽管神霄金身仍然是处于十阶的阶段,可是肉身强度,已经是超越了以往,到了一个新的层面。

同时。

沈长青的心神,落在境界上面的时候,冥冥中升起了一丝明悟。

不朽金身境,寿一千年。

“一千年的寿元!”

他心神震动了几分。

在大宗师的时候,沈长青估算自己的寿命,可能就三五百年而已。

强者哪怕是处于巅峰状态,亦能推算出自己的寿元处于哪一个范围。

如今。

成功突破不朽金身境以后,寿元便是直接到了一千年的境地。

而且。

他有种预感。

一千年,其实不是不朽金身境的极限,后面仍然可能活的更久。

只是说。

一千年对于不朽金身境而言,是一个门槛。

但究竟是个怎样的门槛,沈长青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如果能把神霄金身,进一步融合的话,说不定能从法门中,得到有关于不朽金身境的一些讯息。

眼下杀戮值充足。

神魂跟肉身融合,也不用再担心有肉身壮大,神魂控制不了的情况出现。

两者相融。

肉身气血重大,神魂一样会得到反哺,两者已经是能做到同步增长了。

但就算如此。

神霄金身暂时也没有办法融合。

还是那句话。

神霄金身的一些特性,沈长青是不想舍弃掉的。

唯有自己悟出一门相媲美的武学,才能再一次融合。

这里面。

他给自己限定了一个时间。

三年。

如果三年内,都不能悟出那门武学,那么就退而求其次,用其他武学来提升。

但那样一来。

融合以后的武学能否符合自己心意,那就很难说了。

心神从面板中退出。

沈长青看向对方:“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一下东方镇守。”

“何事?”

“我看你等镇守使也能施展领域,我想问一下,施展领域是以什么为前提?”

“沈镇守不知?”

东方诏脸色错愕了几分,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对方都这么问了,那肯定是不清楚领域的。

想了想。

东方诏开口:“领域的话,其实就是神魂力量的一种体现,神魂比肉身强大,方能脱离肉身束缚,从而勾连天地。

所谓领域,便是借用天地的力量,布下了一方异域空间。

在那方空间里面,你就相当于天地的主宰,能够操控领域内所有生灵的生死。

但是,这里面也有一个前提,就是领域内的生灵实力不能太强。

如果生灵实力过于强大,那就能直接把领域打破,一旦领域破碎,施展领域者就有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

明白了!

听到这个解释,沈长青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施展领域了。

神魂强于肉身,才能施展领域。

而他现在的状态就是,神魂即不强于肉身,也不弱于肉身。

两者。

是处于一个绝对平衡的状态。

如此一来,也就没有施展领域的可能了。

沈长青现在已经能肯定。

自己走的路,跟镇守使以及妖魔的路都不同。

乃至于上古时期的路子,也是不一样。

“可能——”

“这才是武者真的路吧!”

神魂肉身相融,铸就无双躯体。

摇了摇头。

沈长青暂时没有去想这个事情。

钟声仍在持续。

一个又一个钟声接二连三的响彻,声音已是自洛安府传开,进入到了其他的府地。

半天时间。

沉重的钟声,于大秦上空回荡。

举国缟素。

百姓哀悼。

三日后。

古玄机遗体以及鬼圣的尸体,都被全部运往国都。

沈长青也没有留在陨圣关,而是跟随一同回返。

——

十天后。

国都,朝堂中。

古兴仍然身着蟒袍,坐在帝位上面,听着下方一人的禀报。

“陛下于洛安府中,战妖邪一族妖圣,后与新任大秦镇守使沈长青,联手将妖圣斩杀于陨圣关前。

翌日,陛下驾崩归天,遗体正在运往国都!”

简单的一番话里面。

包含的信息量却是巨大的。

早在古玄机借用大秦气运的时候,他们便是清楚,对方是在跟某个强敌开战。

不然。

根本不需要借用大秦的气运对敌。

后面丧钟响彻大秦,古玄机陨落的消息虽然没有传到国都,但是各个大臣都是心中一清二楚。

如今新皇没有继位,便是等待遗诏到来。

或者说。

是等待古玄机的遗体回归国都。

所以。

他们对于古玄机的驾崩,便没有什么惊讶。

真正让人震惊的,反倒是妖圣被斩杀,以及大秦镇守使的出现。

“父皇当真已经驾崩了!”

古兴面上有悲伤的情绪,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那人低头:“丧钟已经敲响,陛下驾崩乃是事实,还望太子不要过于悲伤!”

“不错,如今陛下驾崩,大秦正该需要太子来主持大局,切莫过于悲伤,一旦身体有恙,于我大秦来说便是噩耗了。”

其他大臣闻言,也都是纷纷开口。

古玄机驾崩是事实。

那么新皇是谁,就不用多说了。

皇室中。

没有人能跟古兴抗衡。

而且古玄机御驾亲征前,让对方处理朝政,其实就有做好安排的意思。

如今对方驾崩。

这位太子自然是下一任的秦皇。

闻言。

古兴脸上的悲伤仍然是没有缓解多少。

“父皇驾崩,于我大秦而言乃是噩耗,即可发出通告,举国哀悼。”

“臣等领旨!”

众臣躬身下拜。

古兴挥了挥手:“今日本宫有些疲乏了,尔等就先退下吧。”

“臣等告退。”

——

东宫内。

古兴脸上悲伤的情绪已经消失不见,他看着面前的一人,神色平静。

“天门关那边,可有什么具体的消息传来?”

“启禀太子,天门关的消息,跟今日朝堂所说并没有什么出入,唯一的差别就在于,天门关如今已被改名为陨圣关。”

“陨圣关。”

古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紧接着便是明白了过来。

陨圣二字。

已然说明一切了。

随即。

他又是说道:“沈长青为何会成为大秦镇守使,听闻父皇斩杀妖圣,是跟他联手一起的?”

“不错!”

那人点头。

“陛下借用大秦气运,最终妖圣死于沈长青的手中”

说到这,对方面色现出几分迟疑。

见此。

古兴沉声开口:“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

“沈长青的实力,在属下看来也许当得上是大秦第一人了,纵然是那位镇魔司的掌权人都有所不如,他为大秦镇守使,只怕陛下也是看中其实力。

同时陛下曾言,沈长青可遇皇不拜,无须听调听宣。”

那人低头回道。

大秦第一人!

古兴面色有了一些波动。

然后,他便是挥了挥手。

“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

待到那人离去以后,古兴眼中便是再次多了一分哀伤。

“父皇啊父皇,你走的倒是干脆,可为何又要册封一个大秦镇守使?”

遇皇不拜。

无须听调听宣。

说白了,那就是一个异性皇。

就算自己成为了秦皇,也没有压制对方的可能。

要说心中没有不满,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

他心中有些明白,古玄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眼下大秦动荡。

真有一位绝世强者镇压天下,也算是一件好事。

但古兴内心,仍然是有些担忧。

一旦有强者实力到了没人能制衡的地步,那么很多事情,就会超出预期了。

“希望此人,不要会有太大的野心!”

——

有身披素服的军队,向着国都缓缓前行。

军队的中间,是有御撵随行,御撵中放置的,便是古玄机的遗体。

至于妖圣的尸体,则是放在了后面。

沈长青等人,便是同样处于军队当中。

突然间。

大军停了下来。

闫景策马上前。

没有多久,就看到大军分开一条路,一人披麻戴孝来到御撵面前,直接便是跪下痛哭。

“那位是?”

看着对方痛哭的样子,沈长青眉头一挑。

有几分真情,也有几分假意。

他一时间,都没能认出对方的身份。

东方诏嘴唇蠕动。

“那位便是当朝太子古兴,而其他的人,也是一些皇子公主吧。”

沈长青暗自颔首。

在古兴跪拜痛苦的时候,也有其他人披麻戴孝而来,有男有女显得有些嘈杂。

很明显。

对方是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出城相迎。

看了两眼。

沈长青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古兴的身上。

对方是太子,那么注定是未来的秦皇。

从其身上。

他也算是看清了一些东西。

对于皇室而言,亲情并没有多么浓厚,古玄机驾崩,于这位太子而言,也许喜悦要多过悲伤。

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的太子,如今一朝上位,又怎会不欣喜。

但这些事情,跟自身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答应过古玄机,那么自己自然会护得大秦安稳。

前提是。

新任秦皇不要给自己添堵。

否则,那就不能怪自己违背诺言了。

许久。

古兴用衣袖擦拭了下眼泪,方才站起身,用通红的眼睛看向一旁默然不语的沈长青,微微躬身作揖。

“敢问先生可是沈镇守?”

“沈长青见过太子。”

沈长青亦是略微抱拳。

他能遇皇不拜,所以也不需要去拜一个太子,毕竟到现在为止,对方都还没有真正的登基。

而且,就算是登基了。

自己也不用去下拜。

闻言。

古兴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听闻沈镇守于陨圣关斩杀妖圣,此举扬我大秦国威,父皇驾崩前也曾册封沈镇守为大秦镇守使。

我大秦日后,还得多多依靠沈镇守了。”

“太子言重了,有太子在,大秦自然乱不了。”

沈长青淡淡一笑。

闻言。

古兴面上的笑容,也是多了一分热情。

然后他又意识到,这个场合不能笑的太过开心,所以便是收敛了几分。

再次作揖一番。

古兴才把转头重新看向了御撵。

“来人,把父皇遗体运往国都!”

“是!”

停下的军队,再次徐徐前行。

国都内。

如今已经城门大开。

所有百姓都是左右驻足观望,身上穿着都是同一的素色。

等到进入国都,临近皇宫的时候,沈长青以及东方诏等人,却是从中退了出来,没有跟随一同进入。

后续的事情。

乃是由皇室来处理,自己等镇魔司的人,就没有参与的必要了。

对此。

古兴也没有说什么。

另一边。

沈长青则是跟东方诏等人,回到了镇魔司里面。

——

议事大殿内。

几个镇守使齐聚在那里。

东方诏沉声说道:“如今陛下驾崩,应该要不了多久,太子就会正式登基,接下来朝堂方面肯定会迎来一些大的变动,这些事,就暂时不用我们去管了。”

朝堂变动,那是朝堂的事情。

再有如何大事,都不可能波及到镇魔司的身上。

如果说。

新皇刚上任,就敢拿镇魔司开刀的话,那就是自找麻烦。

而且从前面的事情来看,古兴对于沈长青也是颇为敬畏,显然是对镇魔司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

“另外——”

东方诏停顿了下,看向沈长青。

“沈镇守如今为大秦镇守使,不论身份亦或是实力,都已经非同一般,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不知沈镇守可愿意成为下一任镇魔司的掌权人?”

他没有再拐弯抹角,而是直入正题。

一旁的周元正闻言,也是没有表露出什么异样。

自家清楚自家的事情。

虽然说。

自己的实力也是不弱,可跟沈长青相比,那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更重要的是。

他尽管比东方诏年轻,但寿元也没有比对方长多少。

镇魔司掌权人的位置,周元正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相反。

如果沈长青能接任掌权人的位置,那么未来至少百年内,镇魔司都能屹立不倒。

在两人的注视下。

沈长青微微摇头:“掌权人的事情如今为时尚早,而且东方镇守虽说时日不多,可未来两年内相信不会出什么问题。

所以我以为,不如等真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我等再商谈这个事情吧。”

“那好吧!”

对于这个回答,东方诏虽然有些遗憾,却也没有再勉强什么。

——

PS:11号畅销及月票25000加更!

上一页 书页/目录 下一章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