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460章 第三百零一至零四章 一品神通妖圣来袭(四合一 求月票)(1 / 2)

作者:白驹易逝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时间测试1631839328

天门关上空。

天雷滚滚,不分昼夜。

三天时间。

天雷都没有任何停歇的迹象。

以往的时候,东方诏只是在天察卫的情报中,听闻过这个事情,如今算得上第一次亲眼目睹。

异象持续三天,让他也颇为震惊。

“莫非每一次神通出世,都会有这么久的天地异象?”

东方诏惊疑不定。

他没见过有人创造神通,所以不知道神通异象会持续多久。

突然间。

有微弱的声音,自天穹上空传下来。

声音从微弱一点点变大,最后变得嘹亮。

吟!

刀鸣!

响彻天地的刀鸣!

天门关内,所有人手中的兵刃,都是不可抑制的剧烈震动,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召唤一样。

“好强的刀意!”

东方诏面色猛然一变。

在那股刀鸣声中,他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可怖的刀意。

无双!

霸道!

在他见过的刀道强者中,没有任何一人的刀意,能够跟眼前这股刀意相比。

不。

不只是不能相比。

而是两者犹如天堑般的差距。

东方诏能够百分百肯定,这股刀意,必然是世上绝无仅有的。

往前横推三千年。

都没人能够达到这个程度。

无他。

太强尔。

虽然没有真正见识到神通的威力,可单单是从这股刀意上面,他就已经明白,这门即将出世的神通,究竟是有多么强大。

或者说。

这门神通现在,已经是正式出世了。

刀鸣自低迷到嘹亮,再到响彻天门关,最后又是低沉了下去,直至后面消失不见。

房间里面。

沈长青睁开双眸,眼前虚空徒然间炸裂开来。

恐怖的力量,把房间内的桌椅,全部都给绞杀成了齑粉。

对于眼前的变故,他没有在意,而是把心神沉寂了下去。

姓名:沈长青

势力:大秦镇魔司

身份:南幽府镇守使

境界:大宗师

神魂:神魂(九阶)

肉身:神霄金身(十阶)

武学:诛邪寂灭指(神通二重)、暮苍梧(神通一重)、天地一刀斩(未入门,可提升)

杀戮:12

神通:176

八千多杀戮值几乎消耗殆尽。

一时间。

沈长青险些以为,自己回到最开始的时候。

那个时候,杀戮值就是在个位数以及一字开头的两位数徘徊。

不过。

杀戮值的消耗,还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

真正让其在意的是,是融合出来的新神通。

天地一刀斩!

简单的五个字中,蕴含的乃是霸道无双的气势。

只是这门神通没有入门,让沈长青稍微有些可惜。

幸好神通值有一些,刚好能让新神通入门。

这也是为什么。

他会去融合新神通的原因。

如果不是有神通值在,沈长青是不会去冒这个险的。

毕竟概率性的事情,很大程度是看脸。

要是把所有杀戮值消耗殆尽,结果融合出一门入门不了的神通,那么乐子就大了。

念头微动。

神通值降低至七十六点。

瞬间。

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心神,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牵引。

场景变幻。

黑暗!

极致的黑暗!

就在沈长青不明所以的时候,忽然间有一抹亮光,自黑光中升起。

亮光所过,黑暗纷纷退散开来。

心神落在亮光上面,他感受到了一股霸道无双的意念。

那是——

刀意!

纯粹到了极致的刀意!

这也不是什么亮光,而是一抹划破黑暗苍穹的刀光。

沈长青心神被刀光吸引,仿佛是跟刀光融为了一体。

只见他划破层层黑暗,所有阻拦在自身面前的东西,俱是在刀光面前消亡。

轰隆隆!!

黑暗尽去,呈现出一方寂灭天地的景象。

最终。

天地崩裂。

被刀光从中撕裂开来。

偌大一方天地徒然间被一分为二,顷刻间山岳坍塌,江河断流,原先就已经逐步走向寂灭的天地,如今彻底消亡。

嗡——

识海中。

有可怖的刀意自小人身上升起。

座下莲花摇曳,花瓣上面渲染了浓郁至极的刀气。

只见十寸大小的小人,如今在汲取了刀意以后,直接便是突破了十寸的极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十一寸。

十二寸。

……

十九寸。

二十寸!

小人仿佛是打破了藩篱一样,突破十寸极限以后,成长变得轻而易举。

等成长到二十寸以后,方才堪堪停止了下来。

强大的神魂力量,犹如锋锐的刀意,镇压识海。

而且。

那股力量甚至都超越了识海的束缚,跟肉身气血渐渐相融。

等到沈长青心神从幻境中退出来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到了神魂力量大增,精神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巅峰。

沉下心神。

再次看向面板所在。

相反,神魂却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姓名:沈长青

势力:大秦镇魔司

身份:南幽府镇守使

境界:大宗师

神魂:神魂(十阶)

肉身:神霄金身(十阶)

武学:诛邪寂灭指(神通二重)、暮苍梧(神通一重)、天地一刀斩(神通一重)

杀戮:12

神通:76

“神魂十阶!”

沈长青面色一变。

原本九阶的神魂,如今境界成长到了十阶的地步。

暴涨的神魂力量,完全是相当于九阶的一倍。

以往神魂提升的时候,每一阶的提升虽然不少,却也没有到一倍的程度。

如今。

神魂九阶到十阶的跨越,力量直接增幅了一倍,这就有些夸张了。

不过——

真正让沈长青在意的,还是神魂力量的突然暴涨。

“我的神魂是以百战真意为基础,说白了就是刀意,所以我现在参悟天地一刀斩,让我自身对于刀道的领悟上升许多,所以也就导致了神魂力量暴涨。

果然,从一而终的道路,才是最正确的!”

他眼神闪烁。

从暴涨的神魂上可以看出,自己以前是真的走错了路。

如果一开始就是以刀道神通为主的话,那么神魂力量早就提升上去了,不会到现在才跨入十阶。

当然。

就算是现在跨入,也是为时不晚。

那股暴涨的神魂力量,已经比斩杀大妖来得都多。

神魂十阶!

神霄金身十阶!

神魂以及肉身双双圆满,自身的境界,便算是正式踏足大宗师绝巅,再往后突破的话,就是一个新的层面了。

“大宗师绝巅!”

“以我现在的实力,妖圣以下者,应该没有人能抗衡了。”

“但如果施展天地一刀斩的话,能否对付妖圣,暂时还不得而知!”

沈长青暗忖。

天地一刀斩不同于其他神通,是他如今身上唯一一门三次融合的神通。

从得到的记忆来看。

这门神通,已经是神通中顶尖的存在了。

再往后融合的话,必定是能够超越神通的界限。

那样一来,能够得到一门更加强大的手段。

不过。

他暂时没有进一步融合的想法。

第一是杀戮值不够,第二过于强大的手段,未必就是好的。

任何手段。

都有一个消耗标准。

以自身现在的力量,施展天地一刀斩已经是极为勉强的事情,若是得到更加强大的手段,那就是一个摆设。

“三次融合的神通,消耗八千多杀戮值,如果进一步融合的话,那么消耗的杀戮值,少说也是一万起步。

于我现在来说,这个杀戮值太多了。”

沈长青心神从面板中退出,继而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神魂十阶以后。

识海变得更加稳固强大不说。

另外。

便是有神魂力量自识海溢散出来,似乎要跟肉身相融在一起。

看到这里。

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明悟。

“这应该就是我后面要走的路了!”

神魂圆满。

肉身圆满。

进一步的话,就是神魂跟肉身相融,进而打破藩篱突破到一个新的层次。

虽然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突破,但沈长青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

神魂肉身相融。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

实际上。

妖魔便是神魂跟肉身相融,所以有的妖魔就算是肉身被切割分裂,只要血肉中仍有一部分神魂留下,便可保证血肉不死。

要想斩杀妖魔,必须要把肉身中的神魂给毁灭,方能让其彻底死绝。

如今。

沈长青感觉到,自己后面要走的路,就是跟妖魔有些类似了。

同样是神魂肉身相融。

同样是拥有一定程度的不死特性。

“如此说来,妖魔所走的路,其实才是真正的强者路线,上古时期的气运封神,乃至于镇守使的话,跟这种路线相比,都是差了许多。

不,镇守使应该走的也是这一条路。

但他们不是自己修炼而来的,而是借用妖魔的力量踏入这个门槛。

后续,才是依靠自身力量进阶。”

沈长青再一次想到了气运封神跟镇守使。

气运封神是旁门左道。

镇守使的话,只能说是走捷径。

但是任何的捷径,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就是为什么。

成为镇守使能短时间内力量暴涨,可后续提升却极为困难的原因。

说白了。

镇守使走了捷径,缺少根基底蕴,不像寻常武者一样稳扎稳打。

前期看似厉害。

后期几乎难以成长。

君不见镇守使出现三百余年,都没有堪比妖圣的强者出现,便能明白成长有多困难了。

至于武者的话,只是单纯因为前方传承断绝而已。

真有完善传承。

武者必然要比镇守使来得强大。

——

翌日。

沈长青出关。

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东方诏坐在院子里面。

“镇守大人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沈长青面色诧异。

对方看样子,像是坐了有一段时间。

东方诏闻言,不由转头看去,眼中流露出些许震惊。

就在刚刚。

他完全没有察觉到沈长青的到来。

只有当对方出声的时候,自己才听到声音。

东方诏自信,就算是同等层面的强者,也不可能在靠近自己的时候,一点都不被觉察。

如此的话。

便是说明了,眼前之人的实力,已经是超过自己了。

“看来沈镇守这一次收获不小啊!”

他有些震惊,也有些感慨。

尽管东方诏早就想过,对方有超越自己的一天。

可却没想到。

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没有动手较量,仅凭借方才的一幕,其实就已经能分一个高下了。

略微感慨。

他的心中更多的是欣喜。

沈长青越强,就代表着镇魔司后继有人。

这样就算是自己坐化了,镇魔司也不会分崩离析。

“有些许收获吧,这里也多亏镇守大人把武学给到。”

沈长青自谦一笑。

紧接着,他又是换了一个话题。

“眼下天门关的局势如何了?”

说到这个事情。

东方诏面色笑容收敛:“陛下数天没有出现,已经是暗流涌动了,一些有人的心已经猜测到了不少东西。

虽然消息没有流传,但妖邪那边,必然是清楚的很。”

“接下来。”

“就看那头妖圣上不上钩了。”

古玄机假死。

目的就在于让妖圣上钩。

如果妖圣不来的话,那么假死将没有任何意义。

同时。

现在时间过去了七天,再有大半个月的话,古玄机寿元也将正式损耗殆尽。

到了那个时候。

妖圣再来,一切也都迟了。

沈长青眉头紧皱:“如果我是妖圣的话,只怕不会轻易出手,等到事情完全确定以后,才有可能攻打大秦。”

他一直都感觉,古玄机这个做法有些冒险。

正常来讲。

妖圣如果真的忌惮对方,不可能轻易涉险的。

除非。

那头妖圣真的憎恨古玄机到一定程度,才会在得到一点消息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出手。

“国都封魔塔中,封印有妖圣残躯的事情,想来你也是知道的吧。”

“嗯。”

沈长青点头。

随即,他就是想到了什么。

“镇守大人是说,那妖圣残躯,是来自于鬼圣?”

“不错。”

东方诏颔首。

“百年前鬼圣进犯大秦,那时候他意气风发,丝毫不把我大秦放在眼中,因此在进入大秦以后,对方便是直入国都,想要实行斩首计划。

然而,鬼圣在国都时便是被陛下拦截,借用大秦气运重创。

后我等镇魔司中人出手,将其躯体斩下部分,封印在封魔塔中。

正因如此,鬼圣方才百年不出。”

斩下躯体。

等同于是永久损失了那部分力量。

百年时间,对方能否恢复都是一个问题。

同样的。

那等仇恨,鬼圣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古玄机能有把握,也是基于对方于自己以及大秦的仇恨。

“我有预感,天门关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场大战!”

东方诏站起身,面色惆怅。

大战讲起。

这一次他跟沈长青都不是主角。

唯有古玄机跟鬼圣才是这一战的主角。

胜败如何。

到时候便是自见分晓。

沈长青心中了然:“闫景他们现在是有什么打算?”

“他们眼下还不清楚事情真相,有些事情也不用太多人知道,眼下他们已经是把消息传回去,等到国都那边做好准备,就会把遗体给运送回去。

这里面,要花费的时间也不少,暂时不用担心太多。”

东方诏摇摇头。

然后,他把目光落在沈长青身上。

“沈镇守好好修养吧,接下来一战若是出了问题,那就是你我出力的时候了。”

古玄机若败。

大秦的至强者,便是自己跟沈长青两人。

到了那时。

免不得要殊死一战。

闻言。

沈长青脸色平静:“我知道了。”

——

又是两天过去。

天门关内一切平静。

城墙上,沈长青独坐在那里,目光看向大周所在的方向。

那里,仍然能够看到周玉关的轮廓。

奈何现在大周覆灭,周玉关也是被彻底放弃。

看着那里。

他的思绪有些飘远。

“古玄机若败,接下来就只有我跟东方诏了!”

说实话,沈长青曾经想过,一旦大秦崩坏的话,便是凭借自身实力遁走,反正妖圣虽强,但以自己的手段得以活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真到了这一步。

他却发现。

自己好像真的没有退路可言。

走?

又能走到哪里去。

天地虽大,可终究是有极限。

数次神通传承,那等幻境,他虽然不知真假,但内心却是有了一些别样的感悟。

或许。

真有那等强者存在,举手投足间便能毁灭天地。

那时就算逃走,又能逃到哪里去。

而且——

沈长青看着前方的周玉关,感受着那里的死寂。

“若是人族真的灭了,就算是我有一人存活,只怕也会感受到无尽的孤独吧!”

孤独!

那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大周的毁灭,让他仿佛看到了日后人族的景象。

妖邪能毁一个大周,就有可能毁掉整个人族。

如果人族灭了。

那么自己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就如同自身追求长生,如果长生的尽头是永恒的枯寂,似乎也没有什么意思。

“或许——”

“我不应该再退了!”

沈长青暗忖。

他心中有了一些明悟。

镇守使!

三个字其实已经道尽了一些。

乃至拥有镇压妖邪,守护人族的使命。

这些情感以前在沈长青看来,是没有什么必要的,可如今再想想,正因为有了这些情感,才能称得上是一个人。

如果没有了。

那跟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便好像大周的尸隗一样,没有情感,只知杀戮,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那等结果。

不是他想要的。

“呼!”

沈长青长出了口气,心中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旋即。

他便是闭目养神,整个人都仿佛跟天地相融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

大周国都废墟。

鬼圣正在听着永生盟的汇报。

“启禀大人,将近十天时间,都没有见到古玄机露面,但每天都有人送饭进去,属下怀疑古玄机并没有死。”

武皇低头抱拳。

等他说完,鬼圣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

“不,此等欲盖弥彰的手法,愈发让本圣相信,古玄机真的已经陨落了。

他不敢露出端倪,必定是怕本圣知晓。

如今大秦里面,除却他以外,又有何人能跟本圣抗衡。”

武皇闻言,沉默了下来。

鬼圣赤红的眼眸,看向大秦的方向,面上现出森冷的杀意。

“百年前本圣在大秦手中吃亏,今日本圣便要连本带利的拿回来,这一次,我要把整个大秦全部覆灭!”

话落。

他看向武皇:“大秦的事情,永生盟暂时不用插手了,你就负责蛮族那一边,以及大梁跟大越的事情吧。”

“属下对于大秦颇为熟悉,有些事,我也能为大人效力几分。”

“不必了。”

鬼圣直接拒绝。

见此,武皇低头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先走吧,大秦的事,本圣会解决。”

“属下告退!”

武皇跟其他永生盟主,都是躬身退下。

等到他们离去以后。

鬼圣看向王慕白等大妖:“此次攻打大秦,你等随本圣一同前往,但有一点,本圣得警告你们,那就是大秦人族的血肉,谁都不得擅自掠夺。

那些都是本圣突破妖神的资源,谁要是抗命,就别怪本圣不讲情面。”

“大人放心,我等明白!”

王慕白等大妖心头一震,慌忙低头回道。

没有突破以前的鬼圣,就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如今到了半步妖神以后,实力就更是可怕了。

真要惹恼了对方,唯有死路一条。

见此。

鬼圣满意点头,再次看向大秦方向。

“今日,本圣先屠了洛安府!”

话音落下,他一步踏空而起,滔天阴邪气息爆发,使得虚空无声崩裂。

随后。

王慕白等大妖,也都是踏空而起,紧跟在鬼圣身后。

一时间。

大周境内,妖邪气息横行。

——

天门关城墙上。

沈长青念头一动,心神直接从融合天地的状态中退出,旋即目光就是看向前方虚空。

滔天的阴邪气息汹涌澎湃。

原本当空的烈日,都仿佛是被遮挡了许多,铺天盖地的血色蔓延而来,象征着即将出现的不详。

如此动静。

第一时间,就是被天门关内的强者发现。

东方诏踏空而来,落在了沈长青的旁边。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了前方。

那里。

有血色蔓延而来,更有虚空无声崩裂,好像是天地进入末日一般。

没多久。

闫景等人也是到了。

所有人看着那股汹涌可怕的力量,以及毁天灭地的景象,脸上都是布满了惊骇的神色。

只是气息。

便是让他们心中升起绝望。

沈长青站起身,看着前方的景象面色平静,口中吐出几个字。

“他们来了!”

——

他们来了!

谁来了?

在场的人心中都是明白的很。

“所有人退出天门关,后退百里!”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