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2199章(1 / 2)

作者:涂抹记忆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时间测试1685072493

一辆德军坦克混进了苏军的进攻队列,还给苏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这的确是一件令人丢丑的事情。

当索科夫听到这个消息时,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对西多林说道:“参谋长同志,真是没想到,德国人居然这么狡猾,害得我们的部队付出了许多不必要的伤亡。”

“是啊,司令员同志,谁都想不到,在遭到我军勐烈炮击的区域内,居然还能有一辆德军的坦克幸存下来。”西多林说道:“更加令人没想到的是,这辆德军坦克混进了我军的作战序列后,居然无人察觉,还以为他们是自己人的坦克。假如不是他们炮击我军指挥方舱时暴露了身份,还不知道以后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呢。”

“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索科夫对西多林说:“等这次战斗结束后,专门开一个总结会,就针对这件事展开讨论,看我们的指挥员在作战时,应该注意一些什么。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轻敌和麻痹大意,从而给部队造成巨大的损失。”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西多林在本子上记下了索科夫说的话:“我记住了,在这次战斗结束后的总结会上,准备着重讨论一下此事,避免类似事件在今后的战斗中再次发生。”

“没错,的确应该这样。”索科夫对西多林说:“战斗几乎要结束了,我看可以把我们取得的战果,上报给方面军司令部了。”

“报告我已经写好了。”西多林拿出写好的报告,递给索科夫:“我待会儿就派人送到方面军司令部。”当西多林叫来通讯兵,准备让他把报告送往方面军司令部的时候,卢涅夫开口说道:“米沙,我觉得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元帅同志每天的工作那么多,怎么可能注意到这样的小事呢?”

“这件事是我们的疏忽,应该吸取教训。”索科夫说道:“如果我们把此事报上去,没准元帅同志还会在整个方面军部队里通报,让所有的部队都引以为戒,以后尽量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说完,他朝通讯兵一挥手,吩咐道,

“快点把报告送到方面军司令部。”半个小时后,罗科索夫斯基接到了西多林派人送来的报告,看完之后,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博戈柳博夫见状,连忙问道:“元帅同志,您怎么了?我看您看完了第48集团军送来的报告,似乎就有心事。”

“参谋长同志,我很痛心啊。”罗科索夫斯基把报告往桌上一扔,说道:“我们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部队里居然就出现了争功的情况。假如不是费久宁斯基自作主张,恐怕袭击德军大德意志装甲军的行动,就会以失败而告终。”听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博戈柳博夫连忙拿起放在桌上的报告,仔细地浏览起来。

等看完报告之后,他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元帅同志,真是没想到,巴托夫将军会做这样的事情。”坐在旁边的苏博京听后,连忙问道:“元帅同志,参谋长同志,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发现你们两人的神情都有点不对劲呢?”

“军事委员同志,情况是这样的。”博戈柳博夫知道要把报告再看一遍,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便挑重点向苏博京进行讲解:“索科夫将军的部下从德军俘虏的口中得知,德国人的大德意志装甲军将于夜晚撤退。得知这个消息后,索科夫将军主动与巴托夫将军进行联系,协商联合作战的事宜。但巴托夫将军却借口推脱,私下又主动与费久宁斯基的突击第2集团军进行联系,想与他们联合攻击撤退中的大德意志装甲军。”苏博京有些诧异地说:“但是我军对大德意志装甲军的袭击是成功的啊。而且参加的部队,不光有巴托夫将军的第65集团军,费久宁斯基将军的突击第2集团军,也有索科夫将军的第48集团军。拒绝与索科夫部队合作的说法,又是从何而来呢?”

“军事委员同志,您不要着急,这正是我要讲解的重点。”博戈柳博夫说道:“当费久宁斯基接到巴托夫打来的电话后,仔细地查看了地图,发现自己的作战区域虽然与第65集团军接壤,甚至还有一些重合的地方,但要进入攻击大德意志装甲军的位置,还需要通过一段被德军占领的区域。而第48集团军和第65集团军的作战区域,虽然被他的作战区域隔开,但由于两翼的友军推进的速度较快,以及把他远远地摔在了后面,如今相距最近的地方,也不过五公里,如果他们协同作战的话,能取得不错的战果。费久宁斯基将军经过反复的考虑,觉得有必要联络索科夫将军。只有第48集团军出兵,才能对撤退中的德军造成巨大的伤害。但他也考虑到以协助第65集团军作战的名义,邀请索科夫的部队参与这次的战斗,恐怕会伤害到巴托夫将军的面子。于是他就改变了思路,以邀请第48集团军协助自己作战的名义,让他们参与到这场伏击战中来。”博戈柳博夫最后说道:“假如巴托夫将军能早点答应索科夫的请求,与第48集团军联合作战,没准能取得更大的战果。”听完博戈柳博夫的这番讲述,苏博京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望着罗科索夫斯基,问道:“元帅同志,如果索科夫将军的报告里写的内容属实,那么就应该对巴托夫将军进行批评。”

“不要着急,军事委员同志。”但罗科索夫斯基听后却是摆摆手,对苏博京说道:“我打个电话给费久宁斯基问问,看他怎么说。”博戈柳博夫听说罗科索夫斯基要和费久宁斯基通话,连忙拨通了电话。

听到话筒里有人说话时,他就主动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是方面军参谋长博戈柳博夫将军,你们的司令员费久宁斯基将军在不在?元帅同志要与他讲话。”片刻之后,听筒里就传出了费久宁斯基的声音:“您好,博戈柳博夫将军,我是费久宁斯基。”

“请等一下,费久宁斯基将军,我马上让元帅同志来接电话。”博戈柳博夫用手捂住了话筒,对罗科索夫斯基说道:“元帅同志,费久宁斯基将军在线上等着与您通话。”

“费久宁斯基同志吗?”罗科索夫斯基接过话筒,贴在耳边,没有像以往那样称呼对方的昵称,而是直呼其名:“你说说你们夜间附近德军大德意志装甲军的情况。这件事到底是谁倡导的?”费久宁斯基早知道纸包不住火,就算自己不报告,没准罗科索夫斯基也能通过特殊的消息渠道,知晓此事的。

此刻听他问起,便如实地把事情的经过,向罗科索夫斯基进行了汇报。

罗科索夫斯基从费久宁斯基的汇报中,确认了第48集团军的那份报告是准确的,他点了点头,说道:“费久宁斯基同志,你做得对。正是因为你的无私,我们在伏击德军的战斗中,才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战果。”苏博京等罗科索夫斯基放下话筒后,心有余季地说:“元帅同志,幸好此事中有费久宁斯基将军,如果没有他以自己的名义邀请第48集团军参战,我想昨晚的伏击恐怕很难取得什么理想的战果。相反,参与进攻的部队,没准还会蒙受巨大的损失。你打算如何处置巴托夫将军呢?”虽然嘴里这么问,但苏博京的心里不这么认为,他知道巴托夫是罗科索夫斯基的爱将,就算做错了什么,也最多说他几句,而不会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