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
启体

第二百四十七章 说不清楚就糟了(1 / 2)

作者:程嘉喜字数:未知更新时间:时间测试1659745493

姜常喜眨眨眼,就不明白了,说的好好地,这人怎么就能往这个方向发展。

可这事不说清楚了,影响夫妻感情的。

姜大忽悠上线:“我只是想要咱们家的小郎君,小娘子好好的过童年。长大了,为自己寻一门中意的亲事,能够选择,谁愿意去赌一个小孩的未来发展,咱们家孩子你也该是如我这般心疼的吧。”

周澜耿耿于怀,这些年,难道媳妇就是在赌他的人品同未来吗?该相信他才对。

跟着:“咱们自然是怎么都好的,可你要知道,如咱们这般天作之合的太少了。得多么的幸运,这样的好事还能落在咱们家孩子的头上,对不对?所以孩子的亲事,咱们还是瞪大眼睛挑把稳的来。”

说的这个语重心长呀。不过周澜当真是点头了:“也对。”

非常满意的认为,媳妇说得对,他们这样的天作之合,确实不容故意。得多幸运,这种事情一连落在自己啊人头上呀?

看着姜常喜的眼神都情意绵绵的。

你看大忽悠轻松化解矛盾。

姜常喜能说什么呀,你愿意这么想,别人也拦不住呀。

然后人家周澜的明白劲儿就上来了:“说起来,若是换成我家的小娘子,我也是不理解,什么样的友情可以这样相托。不看到小郎君如何,我都不放心嫁闺女的。”

姜常喜不能说自家爹不好,可周澜只要不这样嫁他们家的闺女就好:“对,咱们要做靠谱的爹娘。”

周澜心说,回头我要多孝顺老丈人,明显夫人对于老丈人嫁闺女的态度不是多赞同。

夜里歇下的时候,周澜失眠了,在想姜常喜的话,固然是对老丈人定娃娃亲的不满意,难道就没有对自己的不满意吗,所以媳妇对这门亲事到底怎么想到。

姜常喜对自己挺好的,可想到她不太中意自己这门亲事的时候,周澜那是有一些意难平的。

嘴角都绷直了,越想越睡不着觉的那种。

都是定了娃娃亲的,他小时候为什么没有觉得如何,还挺盼着看到自己媳妇的。

想到这里更加的不愉快了,谁说的夫妻同心呀,谁说的愿君心似我心呀,诗词中描写的东西,果然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

难怪自家媳妇都说,少看些诗词,要务实呢。

周澜都不知道为何想着,想着,变成了自家媳妇是对的了。

第二日一早,周澜只记得自己同媳妇是天作之合了。一觉过去烦恼都忘记了。

先生还没起身的时候,姜常喜同周澜小夫妻就相携去族亲那边还礼。

说真的这年头,就没有周大奶奶做事情这么周到的,送出去那么点东西,人家还还礼,都怪不好意思的。

然后就是那些没有走动的人家,后悔死了,你说说,怎么就吝啬几个鸡蛋呢,能换回来这么多糙米细粮呢。

别说那些点心了,听说是县城里面都买不来的好东西。

族老那边看到这般厚重的回礼,心里挺高兴地,早就知道二郎夫妻,不差族人这点东西,走的是情分。

而且看着这些回礼,就知道二郎夫妻走心了,把族人的情况放在了心里。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报错